《隔壁小王(全息)》 第303章 預言那還是他們沒死之前,他們無意中……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那是他們沒死之前, 他們無意中救了一名神眷者,那名神眷者能力就是預言。

    作為報答,那位預言者用他們血做媒介, 想要看到他們未來, 為他們免除一些災難。結果這位預言者沒有看到夫『婦』倆未來,卻看到了很久很久以。

    因為時間過去太久, 加那個預言太不可思議,夫『婦』倆都要忘記這個預言了。

    沒想到他們竟看到預言中一部分就在他們眼前發生了。

    撒老祖神『色』凝:“我感知到他是有他血脈,但……”

    “不應該是純血木精靈。既是混合血脈,就不可能出現純種。何況他有魔種。”像夫人接。

    “也許他只是繼承了木精靈血脈顯著特征?”撒老祖帶著期待道。

    像夫人看著雷木,眼神復雜:“我也希望, 但是……這可能嗎?”

    夫『婦』倆加糾結了。

    王葉不知道這兩位老祖在糾結什麼,特別樂地『插』話道:“兩位老祖不用擔心,木木出生比較特殊, 所以他血脈也比較特殊,他會這樣是因為他掌握了血脈轉換之法。事關他隱私,我就不多了, 以您們要是到大帝撒爾曼,可以詢問他。或者木木恢復, 您們可以親自問他。”

    duang!兩位老祖表情就像是被巨石正砸中腦袋,表情那是一個慘不忍睹。

    王葉不解釋也就算了, 他這一解釋,跟預言內容就符合了。

    所以他們要怎麼辦?

    相信這個預言, 殺掉這個代嗎?

    像夫人忽道:“當初我們就沒相信過,笑言千年事情,我們管那麼多。”

    撒老祖聞著對面傳來爆炒肉片香味,吞咽水:“是啊, 反正沒這孩子,撒家血脈也快玩完了。至於銀月帝國……都不是撒家缺皇帝了,我管她存亡不存亡。”

    “沒錯,我們都死了,死了那麼久,管那麼多干什麼。有什麼事,就讓輩們去做了。本來就是他們事。”像夫人拍拍丈夫肩膀,像是誇獎。

    “夫人您得太對了。”撒老祖特別諂媚一笑,那表情跟大黑狗幾乎出一轍。

    王葉終於聽出不對勁,詫異地看向兩位老祖。

    “炒了嗎?”撒老祖迫不及待地問。

    王葉只把疑問暫且咽肚子裡,快速道:“就。”

    撒老祖殷勤地把最靠近自己邊一張凳子拉開,請老婆大人坐下。

    像夫人坐下,拿過丈夫杯子喝了龍心陰草水。

    撒老祖起,新『摸』出一個壺,又拿出一個罐子倒了些水進去,繼續燒水。

    像夫人輕哼:這老東西,就喜歡藏東西,她就知道他不可能只藏一份。

    撒老祖警惕地對自家夫人:“親愛夫人,陽泉水可就只剩這一份了,你送人,我們倆就都沒喝了。”

    像夫人冷笑:“就地宮北邊五百裡地火山群中那自己冒出熱泉之水?沒了你就不會過去弄一點來?”

    撒老祖:“……”所以他老底,夫人實都知道吧!

    王葉嘴巴都要笑咧了。

    知道一個寶貝地點了,出去他就去多收集一點陽泉水。這種水被稱為陽泉水,當不是普通熱泉之水,在『藥』材中也是非常要並且經常用到原料,包括煉器也少不了它。

    “了!”王葉把炒肉出鍋,特地分了幾個盤子。

    九級魔獸肉,他和雷木都能吃一點,但金寶和木木就不確定了。

    王葉只給雷木准備了少少一份,他大半分給了兩位老祖。

    大黑激烈地叫:“汪!汪汪!”

    王葉翻了個白眼:“別叫了,給你留了。”他都沒給自己留。

    大黑看到放到桌子盤子,以及盤子裡堆得老高炒肉片,滿意地用尾巴掃掃孩腿,輕輕一躍,就蹲坐到潦子。

    像夫人也笑了,這孩年齡,可真很會做事。

    “家伙,你叫什麼名字來著?”像夫人嗅了嗅炒肉片誘人香氣,用筷子夾起一片。他們和唐博古鼎認識,就自而學會了用筷子。這玩意用熟了,確實要比叉子方便得多。

    “王葉,也叫雷葉,隨便您劍”王葉不想隱瞞這位祖『奶』『奶』,索『性』就了自己真名。

    “你剛才是不是有什麼問題想要問我們?”像夫人把夾起炒肉片送入嘴裡。味道聞著不錯,希望感不會跟木渣一樣。

    王葉直白地道:“是。你們兩位是不是對雷木有什麼看法?而這個看法和他血脈有關系?”

    像夫人顧不話了,她正在享受炒肉片福

    哪!她沒想到、真沒想到,她竟能品嘗到真正食物福

    這都多少年了,知道她多麼懷戀生前那些美味?

    雖死他們也有一些東西能吃,但能讓亡靈覺得吃東西真太少了,都非常珍貴和稀少。

    靈魂倒是很吃,但他們不能吃!

    他們嘗過靈魂味道,特別明白那些魔族為什麼對靈魂那麼執著。

    可就因為他們嘗過,他們才要克制。

    不能克制,現在都在靈寂之地囚牢鄭

    他們不是魔族,魔族吃靈魂會越來越強大。他們吞噬靈魂也會變得強大,但意識卻會越來越混『亂』,直到成為一團瘋狂能量體。而魔族最喜歡就是這種瘋狂錯『亂』又強大靈魂了,它們稱之為珍饈。

    而現在,她面前出現了比靈魂美味食物。

    靈魂雖同樣能讓他們嘗到滋味,讓他們感到被充實,但那種罪惡感卻永遠無法消除。最可怕就是靈魂中原有意識或執念,它會一直糾纏你。

    可這份食物,她沒有嘗到任何負面能量。

    干淨、單純、美味得不可思議,吃下肚,是讓她整個靈魂都特別舒暢。

    亡靈按理無法吃下實體,但這個孩制作食物竟可以化作純能量,是有滋有味、和他烹制美食一樣純能量。

    這簡直就是奇跡!

    她和丈夫不知道結交過多少朋友,裡面也有幾位厲害魔廚,但真沒聽有哪個魔廚隨手烹制出來食物能讓亡靈也覺得吃。

    當,有些能烹制陰食魔廚,也許能制作出讓亡靈感到美味食物,但那種食物原材料和普通食物絕不一樣。而且味道也和正常食物有一定差別。

    總而言之,她現在不想話,只想吃個夠!

    撒老祖是吃得頭也不抬。現炒九級魔獸肉片,吃到嘴裡感嫩滑,滋味充足,帶有一點微辣,鮮度恰。

    啊,這時候要是來一份白面包……不不不,這時候應該來一碗米飯!

    王葉真給他們都盛了一大碗熱氣騰騰米飯。

    他們家長期煮飯吃,只是米飯話,存貨很多。

    雷木也在吃,他在喂木木。

    不過木木只吃了兩片肉片,就搖頭吃不下了。九級魔獸肉,級對他是太高,兩片肉片能量就足夠撐飽他。

    這是他能量現在有一部分能流向雷木,否則他恐怕連一片都不能吃。

    金寶妒忌死了,但他低頭看看雷木爸爸盤子裡肉片,發現自己一點都吃不下去,不是他不能吃,而是他肚子飽哦。

    王葉兩位老祖暫時顧不和他話,他也沒催,而是賣力地施展起自己作為六級魔廚實力。

    他拿出多材料和廚具,就在這個木屋裡煎炸烹炒煮、燜燒涮蒸烤。

    這期間他沒有吝嗇自己魔力,盡情施展。

    就些廚具在無人『操』控下,完成一系列它們應盡工作。

    靳蜘蛛是八只長腿不斷揮舞,盡顯作為一名聖級傀儡實力……

    不丟臉!他真不丟臉。當初他給一群孩子做過面條呢,給這兩位做配菜工又算得了什麼?

    木桌不斷放做炒菜、點心、主食。

    王葉給雷木和木木准備了一份適合他們蛋糕,讓他們挖著吃。

    金寶:“爸嘰?”他慘啊,這麼多吃,他竟一樣都吃不下。

    金寶眼裡都要滾出淚珠了。最他眼不心不煩地鑽進了雷木袋裡,噴出一火熱氣息。

    雷木用手指『揉』『揉』他腦袋。

    金寶心氣順了,張嘴了個呵欠。

    王葉已經做得不慢,但兩位老祖吃也真快。他們吃到特別滿意,會收起一部分。

    王葉最終把撒老祖給他那幾只九級魔獸全都消耗完,他自己也貢獻了不少食物原材料。

    兩位老祖和大黑狗進食速度也終於慢下來,不是他們吃飽了,而是他們舌之欲終於被稍稍滿足了一點。

    他們想要慢慢享受剩下來美食,而不是繼續暴飲暴食。

    像夫人看了看丈夫。

    撒老祖對她輕微頷首。

    像夫人喝了王葉特制『奶』茶,特別滿意這種飲料感:“這個,能給我多做一點嗎?”

    “當。不但今我會給您多做一點,以我也會定期給二位送。”王葉一答應。

    “孩子。”像夫人眼角笑紋加深,這崽心思很明顯,但他顯是為了雷木在考慮、在討他們。

    “我們生前曾經聽過一個預言。”像夫人冷不丁地就進入了主題。

    王葉抬頭。

    雷木和木木則反應不大。

    金寶窩在雷木袋裡瞌睡。

    像夫人『摸』著杯,憶道:“那名預言師在我們那個年代很有名,但他從不輕易給人預言,因為我們夫妻救了他一次,他想要報,才給我們做了一次預言,那次預言為了保證准確,他用了大膽血『液』。”

    像夫人踢了丈夫一腳。詳細預言內容,她已經記得不是很清楚,只記得大概。但她丈夫記憶力,應該沒有忘記。

    撒老祖不得不從美食中拔-出腦袋,接著道:“他確實做出了預言,但不是和我們倆有關預言,而是我們代,准確地他看到了將近一千九百年以現在。當,那時候我們不知道這個預言涉及到這麼久遠未來,只知道會是很久以,至少千年以。”

    “預言者總喜歡做一些很玄乎預言,但是那次他對我得很清楚,到現在我都記得他原話。”

    “他預言分成了三段。第一段:千年以,撒家崛起,建立起雙月星第一個帝國。這一段,顯已經成為現實。”

    “第二段:兄死弟及,死人復活。”

    撒老祖嘆了氣:“兄死弟及這種事並不稀奇,尤是我們家不止有一個龐大家業,有一個王國現在是帝國要繼承情況下。但死人復活是什麼意思,指又是誰,我們就搞不懂了。可惜那位預言師他看到一些內容也很模糊,有些他只是憑借直覺捕捉到一些預言內容。”

    “點是第三段,”撒老祖看向雷木和木木,神『色』不明:“頭生雙角木精靈踏著黑『色』血『液』而來,他左邊臉頰塗抹著父親血,右邊臉頰塗抹著母親血,他手裡捧著他幼屍骨,銀月變成血月,撒家滅,帝國亡。”

    雷木似乎終於意識到兩位老祖和王葉在談他,轉頭,看向撒老祖。

    撒老祖卻看向了對面王葉:“最一段預言內容,我和我夫人想了很久,這段話意思看似很明了,但對於近兩千年前我們卻難以想像。”

    像夫人接:“我們一開始以為是木精靈來尋仇,但我們總不能讓我們代去提防千年以木精靈,尤我們不知道詳細時間。來木精靈消失,銀月成為帝國,我們覺得也許預言已經改變,畢竟預言是可以改變,就沒跟撒爾曼提。而且我們也不想到他們,對於我們來,兩千年代和國家,真太遙遠了。”

    撒老祖:“我們也不太想讓他們知道我們存在。也許繼承王位那個人多少會知道一些,但也不能確定。另外,時間真太久遠了,果不是看到雷木和他分魂,以及雷木變化,我們可能直到銀月帝國滅亡也不會想起這個預言。”

    王葉心中驚駭沒有人知道。

    別人不知,他可是清清楚楚知道銀月帝國下場,輩子下場。

    銀月帝國確實滅亡了,而且是屠國式滅亡,據凶手就是撒坦。

    看來,這三段預言應該都變成了現實。

    但王葉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就跟撒老祖這個世界能量有問題,他們想盡辦法也沒有辦法解決一樣。

    “頭生雙角木精靈踏著黑『色』血『液』而來,這句話前半段很理解,就是木木外形,至於黑『色』血『液』,應該是一種比喻,或者是木木一種能力?或者就是真踩著血『液』?”王葉自言自語一般推測。

    兩位老祖就看這孩認真分析,兩人則悠哉地品嘗美食。

    雷木和木木又一起看向王葉。

    “他左邊臉頰塗抹著父親血,右邊臉頰塗抹著母親血。這兩句是暗指他父母都已經死亡?”王葉心裡咯噔一下。

    他記得大帝過,月琴並沒有真正死亡,而是處在一種類似植物人狀態下。

    而蘭道師父是活。

    那麼會不會輩子,他沒有救出蘭道師父,也沒有遇到雷木,事情發展就和這輩子完全不同?

    雷木世也許在某被雷木查了出來,或者通過他方式暴『露』,但那時月琴公主和蘭道師父都已經死亡?

    雷木可能受到了父母雙亡刺激?他想為自己父母報仇,並認為撒家和銀月帝國是他仇人?

    但他總覺得雷木不是那種會把仇恨延伸到無關者,乃至屠殺整個國家億萬人凶手。除非他意識被人控制,但雷木一個人能做到在短短時間內屠殺億萬人嗎?

    “雷木父母在世嗎?”像夫人問。

    王葉非常肯定地點頭:“在世。木木母親是撒爾曼大帝親生女撒月琴公主,這位公主因為體緣故,目前處在昏『迷』狀態,已經昏『迷』二十年。”

    像夫人挑眉。

    “這點我之跟您們。”王葉繼續道:“至於木木父親,則是我師父,一位實力和專業級都達到九級,偉大又厲害卷軸大宗師,也是木精靈和人類混血,他叫蘭道,是我們隕星教授。我可以保證,直到昨我和他們分開為止,他都活得,我現在都能聯系他。”

    兩位老祖互看。

    撒老祖總覺得自己像在哪聽過蘭道名字,他一邊憶,一邊道:“那麼這個預言不是現在,而是未來?那麼你們要心了,從預言第一段內容來看,這位預言者預言很可能都會變成真。”

    王葉抿了抿嘴唇,繼續分析道:“他手裡捧著他幼屍骨,這句話果你們沒有看木木,我可能想不明白,會以為是雷木孩子之類。但現在我想,這具幼屍骨指就是木木,對嗎?”

    “這話你問我們,我們也答不出。不過這具分魂體確實是一根骨頭雕刻而成。”撒老祖直接破了木木體真相。

    木木下意識『摸』了『摸』自己體,又抬頭看雷木。

    雷木抬起另一只手,『摸』了『摸』他頭。

    木木依戀地蹭了蹭他掌心。他們邊緣部分融合得多了。

    雷木索『性』把木木抱到自己腿坐著。

    木木半個人似乎都陷入了雷木懷鄭

    王葉沒有太驚訝,雖他沒有看出木木本體,但他也猜想到雷木分裂出來一縷魂魄肯定要有依附物才能化成實體。

    現在撒老祖木木體是一根骨頭雕刻而成,他幾乎不用想就知道那根骨頭九成九也和雷木本人有關。

    “最銀月變成血月,撒家滅,帝國亡。這三句沒什麼推測,得很明白。那麼現在讓我們點看預言第二段。”王葉神『色』突變得特別正經。

    撒老祖眯了眯眼睛:“第二段怎麼了?你覺得哪裡不對嗎?”

    王葉呵呵:“兄死弟及?死人復活?您們真想不到復活死人是誰嗎?”

    像夫人不緊不慢地:“你推理。”

    王葉不客氣地道:“從三段預言時間來看,第二段預言發生時間必在撒爾曼大帝和雷木都存在期間,這點沒錯吧?”

    兩位老祖想了想,點頭。

    “那麼撒爾曼大帝有幾位兄弟,又有幾個能兄死弟及弟弟?”王葉非常犀利地就把撒菲力名字給了出來:“除了這個堪稱人渣撒菲力,我想不到大帝有他能繼承他帝位弟弟。”

    撒老祖提出不同意:“也許撒爾曼在日傳位給了別人,比雷木,但雷木死了,你這個弟弟……不對,雷木死了,自也就沒有第三段預言。也就是繼承撒爾曼帝位是他撒家代?”

    王葉滿含諷刺地道:“您是撒菲力子撒缺德和撒騎驢那對蠢毒賤人,哦,是撒埃德和撒奇爾父子倆嗎?據我所知,撒埃德可沒有弟弟,堂弟也沒櫻而撒奇爾……只有一個堂兄,就是雷木,也不兄死弟及。”

    撒老祖低喃:“我們撒家血脈就剩這點人了?”

    自己代被人成蠢毒賤人,這位老祖也沒生氣。在他看來這個叫王葉崽子心早就歪了,胳膊肘全偏到雷木那裡了。

    反正他也沒過那個缺德和騎驢,只到王葉和雷木。他也不是偏心,但吃人嘴軟,王葉現在就是掌握了他們夫『婦』倆幸福關鍵,他才不會為了從沒有過面超遠血脈代得罪大廚呢。

    “撒菲力是誰?”像夫人完全沒印像。

    撒老祖擺擺手,隨道:“撒爾曼弟弟,早死了,就在地宮裡,你不用認識。”

    “所以葉子兄死弟及弟弟,和死人復活中死人,就是這個撒菲力?”像夫人冷冷道。

    撒老祖:“……除了他,像沒別人了?”

    像夫人冷哼:“來,我們是有必要去了解一下這個代。死人復活?老娘死了這麼多年,也沒指望能復活,這個撒菲力又有什麼能耐,竟能復活?他付出了什麼代價?算付出什麼代價?而且撒爾曼正是年輕力壯時候,遠沒到衰竭期,他是怎麼死?木木父母又是怎麼死?有葉子呢?不定木木懷裡那具幼屍骨就是葉子呢?”

    王葉立刻用力點頭,毫不忌諱地道:“對,也很有可能是我。”

    雷木和木木看王葉眼神出現了幾絲焦急和不安。

    雷木腦中不斷冒出一個聲音:葉子不能死!我不會讓葉子早死!絕不!

    木木體有三分之二融入了雷木體鄭

    兩位老祖和王葉,包括那只吃個不停大黑狗都看到了,但他們就像是沒看到一樣,他們不敢表示異樣,只希望融合能順利進行下去。

    王葉對木木有感,那也是因為在他眼裡,木木就是雷木本人,是他時候。

    所以他從沒想過要讓木木獨立出來,也沒那個必要。當,果木木想要獨立,他會成全木木,哪怕他要幫助兩個木木,給他們培養完整魂體。

    但顯木木本也不想獨立,否則他會本能地抗拒融合。在他主動牽起雷木手時,他就想要和雷木融合到一起,他知道他就是雷木,雷木就是他,他們本就是同體同魂。

    雷木是不會抗拒木木融入,他雖缺魂茫,卻也知道這個木木就是他自己一部分,是他記憶和過去。

    雷木突掏出睡著金寶,拋給王葉。

    王葉接過金寶,放入自己袋,對像夫人豎起大拇指:“祖『奶』『奶』,您太厲害了。我只不過推測出一個開頭,您就發現了一堆問題點。”

    像夫人笑罵:“馬屁精!我就不信你沒想到。行了,我們了不會對雷木動手,就絕不會。預言這東西,就是警示,並不是一成不變。而且雷木那段是第三段,果第二段改變,那麼第三段必也會隨之改變。”

    “對!您得太對了!”王葉是真心敬佩這位祖『奶』『奶』,這位就是個特別明理老太太,而且聰明。

    像夫人聰慧表現在了各個方面,所以哪怕撒老祖有一堆妾和情人,可他最敬也最信任只會是他正妻像夫人,而他最關心也只會是他和像夫人血脈代。

    在兩千年前,想要一夫一妻,想要有錢有勢有能力丈夫只守著自己,而自己容貌不佳,那真太難太難了。

    句殘忍話,容貌不佳妻子想要在丈夫面前獲得話語權,想要讓丈夫尊自己,想要在一眾嬌美妾婢和私生子中護住自己女和自己,不會動腦子根本不校

    像夫人給了丈夫一個沒有溫度眼神,對付撒大膽,只有武力值可不夠。

    撒老祖……很素假裝自己沒看到夫人眼刀,把『奶』茶壺往老婆面前推了推。

    他老了,哪有那些花花心思,也就是夫人不肯相信他,老是以為他在她睡著時候,跑出去偷嘴。

    他都是亡靈了嗎!

    覺得自己特委屈撒老祖,嘴角卻是彎著。

    哎喲,沒眼看了,要不要一把年紀強行給人喂狗糧?王葉咳嗽一聲:“那麼撒菲力那邊就請兩位老祖多盯著一些了,撒爾曼大帝有一個兄長撒賽亞,這位堂爺爺人品很不錯,果你們有需要跑腿和盯梢地方,也可以找他。不過這位並不是頂頂聰明人,他死亡也和撒菲力有關。”

    王葉又特別雞肚腸地了撒菲力一堆壞話。

    撒老祖和像夫人聽得又氣又笑,不過王葉這連番“苦心”也起到了相當價值效果,至少兩位老祖都算抽點時間去看看這個代都在偷偷搞些什麼花頭。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