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青龍就是四大戰神當中最強者!

曾經青龍擁有九州王四成戰力!靠著著四成戰力青龍一人就可以完虐白虎朱雀玄武三人!

如今青龍修為更進一步,更不說白虎已經重傷喪失戰鬥能力,玄武朱雀拓跋雄三人也人人帶傷,巔峰時都沒什麼信心,現在怕是連青龍身都近不了就會被秒殺!

“我想我們還是不要添亂了,依我看,王一人未嘗不可一戰!這一戰沒說我們要一定勝!能活著出囚山就已經贏了!”拓跋雄沉聲道,活著出去就是闖過生死關了,別的他可不敢多求!

“活著出囚山?那我千年布局不就白費了?”

“不殺葉九州,我如何繼承華夏國運?”

“不殺葉九州,我如何震懾昆侖域?”

“一句話,從今以後,我便是這世界的意志!”

“神起東方,唯我不敗!”

金輪法王釋放出更刺眼的金光,一時仿佛他就是這世間唯一的神明!

神明下,無論四大戰神還是人皇,盡是螻蟻!

“葉九州,你現在還有什麼話要說?”金輪法王見葉九州一直沉默著,便是戲謔聲道。

想必你葉九州現在心裡一定是非常崩潰的吧?

或者說你葉九州心裡已經慌的要死了!

“剛才那句話原封不動送話你!現在你跪在我腳下祈求我原諒,我准你自裁留你全屍!”

“這囚山風景不錯,正好可以拿來埋你這華夏人皇!”

Advertising

金輪法王居高臨下俯視著葉九州,一時間氣場更甚,已經穩穩將葉九州壓制!

四大戰神從未見過葉九州如此的狼狽,什麼時候都是葉九州橫壓別人,但今天葉九州氣勢上卻被金輪法王壓制死死!

千年的大修士果然厲害!

葉九州臉色陰沉,怒意橫生!那股殺意也是越發的強烈!

“生氣了?你們華夏不是說身為皇者就該容天下萬生萬物嗎?說你兩句狠話你都忍不了,別說人皇,皇者你都沒資格做!”金輪法王冷笑道。

轟!

“住口!”

雷聲炸裂!

葉九州一聲大喝,引下萬鈞雷霆!

“金輪法王!你個死人妖你算什麼東西,也配繼承我華夏國運?搶就是搶說的好不要臉!”

“你們這些狗賊,處處貶低我華夏,到頭來誰都想稱霸我華夏!”

“我泱泱華夏豈是你們這些小人所能駕馭!”

“有意思,你們華夏不是也說過,天下強者取之!聚民心者當為天子!”金輪法王譏笑道。

葉九州竟破防了!這可太有意思了!

“閉嘴!就你也能聚集我華夏民心?我華夏子炎黃子孫皆出身高貴!你少痴心妄想了!”

Advertising

“至於取我華夏?真以為我不知道你們這些狗賊心裡想什麼嗎?就是要取我華夏國土,飲我華夏子民的血!”

“生得齷齪喪盡天良,還有臉給自己冠這麼多名頭,說的冠冕堂皇!”

“你這種人就該罪該萬死!殺你一千次一萬次都難解我心頭之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