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禾聽見動靜的時候趕緊跑過來。

“這事怎麼回事?青檸,你是不是又任性了?惹傅二爺生氣了?瞧瞧你,我早就說收斂一下你的脾氣,你現在怎麼還是這麼不懂事!”紀禾作勢先教訓了自家女兒兩句。

現在可是林青檸的爸爸林忠祥升官的關鍵時期,紀禾是萬萬不敢得罪傅家的。

雖然傅淮衍表面上看著不和官場聯系,但是背地裡......還有很多關系。

這些紀禾都清楚。

紀禾說完之後,又一臉歉意的看向傅淮衍,“傅二爺,今天是青檸的生日,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和青檸一般計較了,改天我帶著青檸上門道歉。”

傅淮衍不為所動。

紀禾又趕緊看向岑潯,“岑潯,你和傅二爺說說......嬸嬸也不容易。”

“小叔叔,算了吧。”岑潯開口。

傅淮衍微微錯愕,什麼時候自家小朋友這麼善良了?

下一秒......傅淮衍看見岑潯眼中閃過的狡黠的時候,瞬間明白了。

“好,聽潯兒的。”傅淮衍說完,牽著岑潯的手,“去角落裡休息一會兒,剛才一直站著,肯定累了是不是?”

傅淮衍聲音很輕,只說給岑潯一個人聽的。

大家只能看著兩個人秀恩愛。

林青檸還想說點什麼,但是被紀禾拉住了。

“媽,你干嘛要那麼討好岑潯?”林青檸不甘心的問。

Advertising

紀禾瞪了自家女兒一眼,“還看不出形勢?傅二爺有心護著岑潯,我們要是硬剛,林家就完了!”

“那怎麼辦?剛才我人都丟盡了,今天是我的生日宴,憑什麼讓岑潯出盡風頭?”林青檸不甘心的皺皺眉頭。

紀禾輕笑一聲,“這次丟人的可不是我們,是她傅家千金!”

林青檸反應慢,一時沒有理解這句話的意思。

“傅伊諾可是傅家老夫人的掌上明珠,這次傅伊諾丟人了,你覺得老夫人會就這麼算了嘛?就算是表面上不計較,但是絕對會對岑潯有意見的。”紀禾眯著眼睛分析。

這種事情她看的很透徹。

“我懂了,以後岑潯在傅家寸步難行了!”林青檸驚喜的開口。

紀禾笑,“傅二爺雖然冷漠無情,但是他對老夫人很孝順,若是傅家老夫人不喜歡岑潯,那傅二爺也會放棄她的,以後你和傅伊諾處好關系,要是這個岑潯真的被趕出傅家了,傅家少夫人空出來,還有你的位置。”

紀禾拍了拍自家女兒的手。

依照現在他們家的地位,嫁到傅家也不是沒有可能。

“但是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林青檸小聲嘟囔。

紀禾看著自家不爭氣的女兒,“你覺得哪個家庭比傅家厲害?當上傅家少夫人你想要什麼沒有?”

這話說的林青檸有點心動。

“好了,這件事情聽我的,現在你的任務就是和傅伊諾處好關系知道嗎?”紀禾直接用通知的語氣開口。

林青檸還是很害怕自家母親的,點點頭,“知道了,我都聽你的。”

Advertising

紀禾斂斂眸子,“今天來了很多人,不要給我繼續丟人了,一會兒上台給大家彈一個鋼琴。”

紀禾說完之後,轉身就走了,還要去和其他人好好聯絡一下感情的。

......

岑潯把玩著桌子上的酒杯,林家保姆過來的時候,她不動聲色的直接換掉了。

岑潯速度快,保姆根本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潯兒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傅淮衍早就把一切都看在眼裡。

岑潯歪頭,無辜的笑笑,“我不喜歡吃啞巴虧,別人怎麼對我我就要怎麼對他。”

傅淮衍唇角微勾,“我贊同,或許......可以加倍奉還,得給對方一點教訓看看。”

倆人都不是好惹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