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彬費了好半天的勁才站起來,氣的咬牙切齒,卻是不敢再上去跟郎軍打了,他知道自己這兩下子再上去也是被虐。

方雨柔一雙漂亮的大眼睛睜的圓圓的,感覺電影裡的武林高手貌似都沒有這個郎軍厲害!

此人身手如此了得,想必醫術也不是吹牛。方雨柔想到此,當即決定請郎軍跟她回北海市醫院。

郎軍為人處事是很有原則的,答應男人的事情不算數也就不算數了,可答應美女的事,必須算數啊。

於是跟著方雨柔一起出了火車站,方雨柔駕車,很快便到了北海市醫院。

醫院裡,方雨柔的叔叔方孝天心情很是悲痛,還有幾個方家的親屬站在那裡。醫生剛才說了,方雨嫣快撐不住了,隨時都可能離開人世。

眾人一愁莫展之時,方雨柔帶著郎軍快步走了過來。

“叔叔,您讓我接的神醫到了!”

方孝天半天沒說話,打量了郎軍一番。是他的一個商業伙伴極力推薦郎軍的師父,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理,他這才花錢請郎軍的師父出山。

沒想到對方卻派來年輕的徒弟,這讓方孝天有些郁悶,不知道這年輕人靠不靠的住。

“這小子就會吹牛胡侃,方叔叔您可千萬別讓他給雨嫣醫治啊,弄不好會要了雨嫣妹妹命的!”

報仇心切的史彬走了過來,趁這機會趕緊埋汰郎軍一番。

方孝天沒言語,這個閱歷豐富的中年男人,自然不會被史彬的話所左右。

方雨柔這時走到方孝天跟前,說道:“我覺得這個人還是有真本事的,既然人都來了,就讓他試一下吧。”

“嗯,就這麼決定吧,反正雨嫣都這樣了,如果這個人再醫不好,也算天意如此了。”

方孝天話語中滿是悲痛,雖然方雨柔是方氏集團的總裁,但是方孝天身為她的叔叔,說話還是挺有份量的。

Advertising

方氏集團在北海市名頭響亮,身為總裁的方雨柔決定讓郎軍醫治自己的妹妹,院方的人也沒有干涉,所以郎軍被方雨柔請到了監護室,來到妹妹方雨嫣的病床前。

把在場的一大群醫生和護士都給弄暈了,都不知道方大總裁發了什麼瘋,弄來個年輕小子給妹妹治病。

郎軍望著病床上的方雨嫣,見她也就不到二十歲的樣子。和她姐姐一樣,都是高挑曼妙的身材,病中的她面色微微有些蒼白,但絲毫不影響她俏美動人的面容。

眾人連大氣都不敢出,站在郎軍的身後觀望著。

只見郎軍把手放到了方雨嫣的鼻孔處,這樣一探,他便感覺到這小妞命不久矣。她的氣脈虛弱的很,如果自己再晚來幾個小時,恐怕這漂亮妞就要香消玉殞了!

情勢危急,郎軍的臉上沒有了頑浮不羈的笑容,變得異常冷靜專注,幫方雨嫣診著脈。

方雨柔看到郎軍臉上那堅毅認真的神情,不禁心頭一動,真難以想像這壞蛋還有這樣的一面哦,竟然還蠻有魅力的。

片刻,郎軍已經診斷出了方雨嫣病症所在,這丫頭的身體應該是受到了某種劇烈撞擊,導致內髒器官受損衰竭,如果不盡快醫治,怕是大羅神仙也救不了她了。

郎軍剛想對方雨嫣醫治,一直站在他身後不遠處的史彬開始發飆了,“我現在警告你,別再裝神弄鬼的了!有你這麼看病的嗎?連最基本的醫學常識你都沒有,就別在這丟人陷眼了!”

“閉嘴。”

郎軍頭都沒回,冷冷的說出了這兩個字。

“你以為你是誰,我讓你馬上給我出去,我……”

沒等史彬說完呢,郎軍轉過身就是一個大耳刮子,把史彬抽的眼前直冒金星,緊接著被郎軍一腳踹出了門外!

“嘮嘮叼叼像個潑婦,真夠煩的。”

郎軍很無語的說了一句,回到了病床前接著給方雨嫣診治。

Advertising

史彬又羞又氣,想再上前找虐,卻是被另外幾個醫生給拉住了。

郎軍沒心情理會這廝,方雨嫣命在旦夕,他得趕緊救治才行。

只見他從蛇皮袋裡取出了幾味罕見的草藥,然後在嘴裡嚼爛了,直到他的口水跟草藥完全融合在一起,他這才伏下身,對著方雨嫣的誘人小嘴喂了進去……

這這這……

所有在現場的人都驚呆了,幾個醫生和護士妹子盯著郎軍,心想哪有這麼治病的呀,這分明就是吃人家漂亮小姑娘的豆腐!

“你,你怎麼能這樣,竟敢輕薄我妹妹!”方雨柔有些急了,上前跟郎軍理論起來。

郎軍望著方雨柔淡淡一笑,“我在給你妹妹喂藥啊。”

“哪有你這麼喂藥的?”

“呵呵,同樣的草藥配方,如果沒有我的口水在裡面,也是醫不好她的,所以這也是無奈之舉。”

郎軍一笑,他倒是沒有說假話,從小他的師父就把他泡在各種草藥浸泡的水裡,讓他的口水有這獨一無二的功效。

但是,喂藥確實不用嘴對著嘴喂的,只不過郎軍看到方雨嫣這小妮子長的實在太漂亮了,忍不住想親一口罷了。

方雨柔見郎軍說的一本正經的,不禁半信半疑了,問道:“那我妹妹有救了嗎?”

“這個當然了,稍等片刻她自然會醒來,命是保住了。”郎軍信心滿滿的說道。

方雨柔聽了這話都激動的不行不行的了,一把就抓住了郎軍的大手,說道:“我妹妹要是真被你醫好了,無論你有什麼要求,我都滿足你!”

這這……

第二次跟方雨柔的滑潤小手接觸,從沒有過戀愛經驗的郎軍感覺有點招架不住,這感覺實在太美妙了。

“什麼要求都滿足我?”

郎軍壞壞的一笑,望著方雨柔。

方雨柔看到郎軍臉上那壞壞的笑容,這才意識到剛才自己說的話有些不妥,趕緊補充了一句:“我叔叔在我公司是管理財務的,如果我妹妹真的能醒過來,你就跟他去公司,他會支付你兩百萬。”

兩百萬……,不錯,這次確實要發財了,郎軍心中暗想。

“我這是在哪裡?”

就在這時,一個悅耳的少女聲音傳來,躺在病床上的方雨嫣竟然醒過來了!

看到她撲閃著一雙漂亮的大眼睛望著眾人,方雨柔高興的一下就衝了過去。

“好妹妹,你可醒過來了!姐姐都擔心死了!”

“姐,發生什麼事了?”

自從出了意外後,方雨嫣就一直處於昏迷狀態,之前發生了什麼都不記得了。

沒等方雨柔說話,郎軍用手試了一下方雨嫣的脈搏,感受到有力的跳動,他這才放心。

“你怎麼亂摸我,你是誰?”

方雨嫣還從來沒跟異性親密接觸過呢,這時她坐了起來,一臉疑惑望著郎軍。

看到方雨嫣如此,郎軍表示自己很無辜,說道:“我在檢查你的病情,小姐,你別誤會。”

方雨嫣盯著郎軍看了好一會,心裡納悶郎軍怎麼沒穿白大卦?他這身打扮也不像個大夫啊。

“你是這個醫院的醫生麼?”

“我不是這個醫院的,不過小姐……”

“不許管我叫小姐,小小小,我哪裡小了?”沒等郎軍把話說完,方雨嫣不高興了,發起了大小姐脾氣。

擦,小妮子脾氣還挺火爆。

郎軍心中有些不爽,往方雨嫣胸前掃了兩眼,又跟她的姐姐方雨柔對比了一番,眼力很不錯的郎軍得出了一個結論,“這位小美女,和你姐相比,你確實不算大哦。”

方雨嫣很聰明,見郎軍看著她的胸前說出這話,她立馬秒懂是什麼意思了,不禁生氣的說道:“啊呀呀,你這猥瑣的家伙,敢說這種話!”

說著,方雨嫣的小拳頭已經落在了郎軍的身上。

不過對於郎軍來說,這妞的行為無非是給他捶背按摩一樣。

見此情景,一堆醫護人員傻了眼,眼看都沒救的人了,就被這小子給治好了?還有力氣打架了?這小子醫術也太神乎其技了吧!

“雨嫣快住手,他是你的恩人,沒有他你就醒不過來了。”方雨柔趕緊制止妹妹。

方孝天也過來補充道:“是的雨嫣,郎先生喂你草藥才救回了你的命,你該好好感謝人家才是,怎麼能打人家呢?”

方雨嫣沒再動手,漂亮的眸子打量著郎軍。

“雨嫣妹子,他喂你藥了是不假,不過卻是嘴對嘴給你喂進去的!”

挨虐沒夠的史彬趁著這個機會在門口說道,說完這句話這貨就隨時准備撒腿跑路了,生怕郎軍再收拾他。

“真是這樣嗎?嘔……嘔……”

方雨嫣要吐了,她向來愛干淨,這時有種想殺人的衝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