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林昊穿著那件粗布衣衫回到石林村的時候,村裡邊的村民就遠遠看到了他。

“林醫生,中午好啊!”

“林醫生,吃過午飯了麼?”

面對村民們的熱情,林昊微笑著搖了搖頭,然後回到自己所住的地方。

他住的地方在村子東頭,一間低矮的青磚瓦房。

這間房子之前乃是村子一個傻子的,後來那傻子在山上砍柴的時候摔死了,林昊來到這後,村長就安排他住在這裡。

推開院門,便看到了院落裡邊堆積的宛如小山一般的石頭。

這些石頭很顯然就是:雪鏡湖裡邊的石頭。

只不過這些石頭被林昊吸取靈力之後,現在都已經成為了普通至極的石頭。

進入簡陋的房間後,林昊關上門,便開始靜心修煉。

經過一年時間靈氣的滋補,現在的林昊身體已經恢復差不多了,只不過因為靈力有限,他的修為恢復的很慢很慢。

盤腿坐在地上,林昊突然雙手凝結一個咒印,只見絲絲流光在他手心之中環繞,這就是修真者夢寐以求的:靈力!

“哎!還是太弱,按照如此速度,我何年何月才能回到天龍大陸?”

長嘆一聲,林昊陷入了沉思。

……

石林村那條泥濘的道路上,但見兩輛豪車正快速的朝著石林村駛來。

Advertising

站在村口,身子佝僂,嘴裡叼著煙的村長老李頭一邊吧唧吧唧抽著旱煙,一邊嘴裡嘖嘖道:“又有人來看病嘍!”

兩輛如猛虎一般的車子到達石林村後,便在村口停靠下來。

一些在外面玩耍的孩子,還有村裡人看到車子來了後,都不僅好奇湊了過去。

車門打開,但見第一輛奔馳轎車內,率先走下來一個木訥健壯的男人。

接著,後面車門走下來一個性感妖艷的精致美女。

“這就是石林村?這麼破?”精致美女下車後,美眸環顧四周後,俏臉上露出一副怪異的表情。

她便是江北市大名鼎鼎的顧二小姐,顧貝貝。

就在此時,村長老李頭走過來問:“幾位來石林村是找林醫生看病的吧?”

顧貝貝聽到這老頭這麼說,詫異瞅了他一眼:“你怎麼知道?”

老李頭笑著道:“你們這些大城市人除了來俺們小山村找林神醫看病,還能干啥?難不成還旅游?”

顧貝貝覺得也是,這麼破的山溝溝,鬼才來旅游。

想了想,她道:“那能告訴我,你們村的那個醫生住在哪麼?”

老李頭指了指村子東頭道:“最東頭的青磚瓦房!”

“好的,謝謝!”說完,顧貝貝就准備上車。

“這位姑娘,你們拿石頭了麼?”村長突然又冒出了一句。

Advertising

顧貝貝本來要上車,聽到村長這麼說,好奇道:“什麼石頭?”

老村長道:“雪鏡湖裡邊的石頭啊!難道姑娘不知道,我們村的林神醫治病規矩?”

顧貝貝一聽,恍然明白過來。

在路上的時候,她就聽聞這石林村的那個神醫脾性古怪,治病不收費,但卻要雪鏡湖的石頭!

聽到老村長好心提醒,顧貝貝突然冷笑一聲道:“放心,我們有錢!”

“姑娘,好心提醒你一句,你們最好還是去雪鏡湖先撈點石頭,要不然,林神醫恐怕不會給你們治病的。”

顧貝貝不信邪!

還有這種怪人?難道不要錢要石頭?

這人傻子吧?

“謝謝你的提醒,不過我相信,這個世界上沒人不喜歡錢,除非他腦袋有坑!”

顧貝貝說完,便直接上了車。

村長看著兩輛車朝著林昊所住的地方駛去,忍不住搖了搖頭道:“哎,為啥所有人都不信呢?”

很快,顧貝貝他們的車便到達了林昊的門前。

“這就是那個神醫的地方?”顧貝貝眨巴著美眸,俏臉皺著嘀咕。

旁邊坐在輪椅上,宛如天仙一樣的姐姐顧夕顏也不僅瞅了一眼那青石磚瓦房。

“應該是這裡!”

“下車吧!”

說著,在身後幾個保鏢的抬扶下,他們將顧夕顏從車內抬了出來。

幾個人推著輪椅朝著林昊的小院落走了進去。

“有人麼?”一邊推著輪椅走進來,顧貝貝一邊問道。

進來後,她們就看到了院子裡邊堆積著的石頭。

還真有石頭?

顧貝貝覺得越來越有趣,難不成這個所謂的狗屁神醫真的不要錢?

“喂,有人麼?”顧貝貝並沒有在意那些石頭,提高嗓門又喊了一聲。

咯吱一聲,房門打開,一個清瘦身影從裡邊走了出來。

林昊!

林昊在走出來後,就看到了顧貝貝等人。

“你就是哪個神醫?”顧貝貝看到林昊這麼年輕的時候,細長的柳眉頓時皺了起來!

林昊淡淡掃了她一眼,道:“看病的?”

“是啊!”

“若是看病,先交診費!”林昊直接道。

顧貝貝一聽,衝著後面的汪海打了一個響指,提著包的汪海於是便從袋子裡邊掏出一沓錢,粗略看去,應該有小一萬的樣子。

“現在可以給我姐姐看病了麼?”

林昊看到對方拿出錢,眉頭皺了皺:“可能你們不懂我這裡的規矩吧?對不起,我治病不收費,只要雪鏡湖裡邊的石頭!”

“石頭?”

“你有病啊?放著錢不要,卻要石頭?”顧貝貝直接懟道。

聽到這丫頭如此說,林昊突然冷冷的瞪了她一眼。

“喂,你是不是嫌少啊?要不,再給你2萬!”

說著,顧貝貝又從皮包裡邊掏出兩沓子厚厚的百元大鈔,扔在了林昊的面前。

林昊這次連看都沒有看她一眼,而是頭也不回直接轉身:“滾!”

砰的一聲,房門關上,林昊再也不搭理眼前的顧貝貝。

“你……”

“這個混蛋竟然敢罵我滾?氣死我了!”

顧貝貝從小到大刁蠻慣了,此刻看到這山溝溝的家伙竟然敢對自己如此無禮,當下氣得簡直要跳起來。

就在顧貝貝小姐脾氣爆發的時候,一直坐在輪椅上的顧夕顏開口了:“貝貝,不得無禮!”

“姐,那個家伙剛才竟敢罵我?”顧貝貝還道。

但見顧夕顏在瞪了一眼自己的刁蠻妹妹,道:“那是你自找的!”

“姐……”

顧貝貝還想說什麼,顧夕顏突然冷聲道:“閉嘴!記著,這個世界上並不是所有人都如你想像的那樣喜歡錢。”

被姐姐說了之後,顧貝貝委屈的低下頭去。

雖然她平時刁蠻任性,但面對自己這個姐姐,她卻不敢過多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