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

幾乎是本能的反應,

霍深抱住艾達,就地一滾,躲開了愛德華射來的子彈。

青年人震驚的望著牆壁,

“這牆的後面竟然還有房間?!”

“這座城堡,就算是你的祖賢,也不完全熟悉!”

愛德華臉色陰沉的叫來手下,

“他們一定是霍深和艾達,殺了他們!”

事已至此,不必留下活口了!

手下們立刻對著牆面一頓猛擊,

一個體型壯碩的保鏢上前,對著牆狠狠一踹!

牆面立刻坍塌出現了一道口子!

“衝!”

一群人魚貫而入,就等著甕中捉鱉了!

然而......

房間裡空無一人,

Advertising

愛德華最後一個鑽過來,只看到東面牆上巨大的洞,

他衝到洞口,向外看去,

夜色下,兩道黑影,踉蹌著朝著城堡外面逃竄!

“別讓他們跑了!給我打!”

愛德華立刻就是一梭子子彈打出去!

霍深忽然悶很一聲,

“你手臂中彈了!”

艾達臉色一下白了,鮮血已經瞬間染紅了霍深半條胳膊!

“沒事,快走!”

霍深一把捂住胳膊,毫不猶豫的加快了速度,

黎明之前的城堡,緩緩升起了濃霧,

城堡大門口的守衛在打瞌睡,

兩人在槍林彈雨之中,

逃出生天!

“叔叔,這下怎麼辦?他們逃走了,那我們的計劃......”

Advertising

“沒關系。”

愛德華冷冷一笑,

“木已成舟,他們再大的能耐,也翻不了天了!”

盡管如此,

愛德華還是給警長打了個電話,

全城通緝霍深和艾達!

兩人仿佛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借著月色,

他們唯一能藏身的地方,

是當初被警方封鎖的那片出事的礦區。

濃雲將月亮遮了個嚴嚴實實,

“這次,我們是不是徹底完了?”

艾達摟著阿曼達,心灰意冷的問。

他們費勁千辛萬苦逃回來,卻意外得知了一個更加糟糕的消息。

所謂莫利公司為礦工們建造集體宿舍,

實際上是建設了一批爛尾樓,還逼著礦工們出錢購買。

而工人們原來住的地方,

已經被愛德華假借政府的名義,低價收購。

現在礦工們變成了無家可歸的流浪漢。

他們想要反抗,卻遭到了愛德華等貴族的殘酷鎮壓!

而出事的礦坑下面,還有上百條人命生死未蔔!

“我們辛辛苦苦做了那麼多,原來一直被人玩弄於鼓掌!”

艾達一掌拍在桌上,疼到了心裡,

卻起不了任何作用。

“天一亮,愛德華就要和米國公司簽約了。南越又要回到君主制的封建國家了。”

“艾達姐姐,我害怕......”

阿曼達緊緊抓著艾達的衣服,在她的懷裡哭了起來。

“誰說我們失敗了?”

霍深冷不丁的開口道。

艾達詫異的抬眸,

“你的意思,事情還有轉機?”

......

天光大亮,

南越市中心的廣場,一場熱鬧非凡的簽約儀式正在舉辦。

鑼鼓喧天,彩帶飛揚,

愛德華的兒子,氣宇軒昂的上台致辭。

“歡迎我們南越最好的伙伴,莫利公司!”

台下掌聲雷動,

金發碧眼的洋人,趾高氣昂的走向發言台,

忽然,

他身後的大屏幕,突然開始播放起一段視頻......